《中国机长》导演:怎么拍才能让电影好看?答案是:制造悬念

这个国庆档,《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国》及《中国机长》同期上映,可谓三强争霸。

不论是阵容规模,还是故事题材,三者都透露出一股舍我其谁的感觉。

9月下旬,三部电影都使出浑身解数,为自己摇旗呐喊。

其中最会玩的,当属刘伟强执导,张涵予、袁泉、欧豪、杜江等主演的《中国机长》。

影片打破常规首映礼模式,选择从北京飞往重庆的四川航空3U8803航班,在此开创性的举办万米高空首映礼。

在相关机构和专业人士的指导下,首映礼顺利完成,也算得上是一项关于首映礼的纪录首创了。

除了首映礼以外,《中国机长》剧组还开启了为期两天的路演。

四川与重庆,两地既是剧组拍摄地点,也是故事原型发生的所在地。

111分钟的观影过程,看得不少现场观众刺激震撼,甚至表示自己看片时紧张到狂掐自己的手臂。

9月21日晚,剧组还来到了中国民航飞行学院,近千名师生为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

师生们在整个观影过程中,响起五次热烈的掌声。

五次掌声,是作为未来民航人一员的他们,对影片表达由衷的赞誉。

《中国机长》路演收获好评,最感到欣慰的,应该是影片导演刘伟强。

创作过《无间道》、《头文字D》等作品的他,身经百战,却在拍摄《中国机长》过程中紧张焦虑到白了头发。

他自己坦言,最大的压力是“怎么能够拍得好看”。

事实上,刘伟强导演拍摄《中国机长》,与诺兰导演拍摄《敦刻尔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究其原因,两者都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这就导致两人都无法在创作过程中,肆意修改事件结局的走向。

那么,问题就来了。

如何在故事结局众人皆知的情况下,让影片保持对观众足够的吸引力?

刘伟强这次想到的答案是:制造悬念。

悬念的制造,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中国机长》的原型故事,是来自川航3U8633紧急事件。

知晓此新闻者,都知道航班因挡风玻璃破裂脱落,最终迫降成都双流机场,化险为夷。

然而读者了解到的,只是一个事件的大致过程。

整起事件的具体经过,那34分钟内的人们经过了什么,如何化险为夷的,普通观众大多无从体会。

这个经过,就成了剧组创作过程中的重中之重,也是影片悬念的由来。

当然,道理说得简单,具体实施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否则刘伟强导演也不至于焦虑到白头发。

为了能够最好的调动观众的感官,设身处地的体味川航3U8633紧急事件,刘伟强导演做了两手准备。

一方面,刘伟强导演从博纳影业的老总手中接过项目,它是项目的监制和导演,这意味着啥?

也就是出品方之负责出钱,基本上钱怎么花电影要怎么拍都在刘伟强手里了,也就是掌握了主要的话语权。

他便立刻带着剧组,访问了亲历事件的刘传健机长和机组人员。

还在成都、重庆、拉萨等机场,来回实地考察。

挡风爆裂后机长和机组人员是怎么处理的?

乘客们的反应又是怎么样的?

飞机最后又是如何顺利完成备降的?

这些个问题的答案,加上实地考察的结果,一起组成了刘伟强和剧组艺术加工的灵感来源。

另一方面,就是拍摄过程中最直接,也直观的硬件配合。

通常来说,国外相同题材电影的搭景,都是把模拟机机舱分成一段段来拍摄。

但刘伟强导演拒绝了成熟的经验,他任性的把机舱拆成三段(自己当监制的好处),在一分为三的情况下,还能做到三段联动。

这样,机舱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既能分段拍摄,又能够拍摄机舱整体动作。

特殊要求的模拟机项目,最终由100多名工程师一起完成。

刘伟强对效果十分满意:“我很骄傲,是我们中国的公司搞定了这个事情。”

有了如此专业的幕后工作,演员方面自然也容不得马虎。

乍看上去,《中国机长》的演员阵容,远不如开头提到的另外两部献礼片。

退而求其次,《中国机长》选取张涵予这样的银幕硬汉担当男一号,突出他作为机长时的力挽狂澜。

同时,主演们有的要学习如何驾驶模拟机,有的要学习空姐怎么为乘客服务。

航空知识上的一丝不苟,再加上杜江、欧豪这样的新生代年轻演员,以及袁泉这样的好口碑演员。

短小精湛的主演阵容,令《中国机长》在演员方面的号召力,不见得会低于另外两部献礼大片。

作为“中国骄傲三部曲”之一,《中国机长》没有继续深挖历史题材,转而聚焦于当下。

或许《中国机长》,同样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