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项目拔地而起 基本农田保护区形同虚设?

邯郸市峰峰矿区峰峰镇街儿庄村和辛寺庄村多位村民在本村都拥有合法宅基地及房屋。但短短几年之间,这两个村原有九千余亩基本农田却被当地政府以多种名义强行收走后被疑卖给开发商。目前,上述土地被道路、体育公园及高效农业示范园等多个项目强行圈占,村民却毫不知情。目前,两村土地已所剩无几。村民针对此先后申请了国土、规划、城建与发改等多个项目信息公开,得到的结果均为“无信息”。村民表示,事发蹊跷难以接受。

  图片说明:被圈占的地正在施工建设项目

大片土地被项目强行圈占

据了解,国土资源部、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及邯郸市峰峰矿区国土资源局三个单位于2017年4月12日联合监制的《基本农田保护区》四至范围图至今仍屹立在辛寺庄村村北的新义公路北侧处。

“很显然,这些在基本农田上的建设行为并未拿到相应的合法手续。当地政府所做的这些行为完全违背村民意愿,也不在法律允许范围。”村民表示。

图片说明:基本农田保护区牌子

《基本农田保护法》第十五条规定,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收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让村民不解的是,两个村上千户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去了哪里?两个村被占用的大片土地如今都被体育公园和高效农业示范园等项目占用,这些项目是否是在基本农田保护区的范围?又是谁主导开发的?为什么村民至今没有见到过关于这些土地的国土与规划等审批手续。

图片说明:高效农业示范园项目

现场显示,体育公园及高效农业示范园两个项目已经将大片地块圈占,目前正在进行大面积施工建设,原有土地的地形地貌已被改变。

无权收回宅地使用权

2018年10月开始,峰峰矿区政府和峰峰镇镇政府及两个村委开始启动两村的城中村拆迁改造工作,组织工作人员对每户进行调查,评估,组织签约,并对外以“第三人收回宅基地使用权”的名义与村民签订安置协议书。

2018年10月8日,邯郸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城中村改造三年行动方案》)第(五)项明确规定,规范运作,依法改造。城中村集体土地依法办理土地转用征收审批手续和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后,方可实施改造,严禁未批先拆,未批先建。熟悉此案的法律专家认为,峰峰矿区政府批准峰峰镇辛寺庄社区村委会收回宅基地使用权违反《土地管理法》和《城中村改造三年行动方案》等规定。

村民表示,他们的协议签订大多都是被逼无奈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由亲属代签,并非真实意愿表达。有部分村民的银行卡被打入了补偿款,该款项并非主动领取,且至今都没有花。部分村民手中的安置协议被村里拿走,几个月才给到个人手中。有的村民手中根本没有协议,甚至有的签订了协议都没有拿到补偿款,无法到法院立案起诉协议无效,还有一户至今未签协议。

2018年年底,村民将此次“城中村改造行为”起诉至邯郸市中院,就在邯郸中院审理阶段,多位村民的住房被镇政府组织的队伍强行拆除。且村民房子在被强拆之前并没有被依法征收,更未收到限期交出土地决定书、催告书等文件。

而上述房屋在被拆前均被断水断电断气,导致无法居住。针对峰峰镇镇政府的停电行为,2019年7月25日,武安市人民法院做出(2019)冀0481行初24号判决载明,被告峰峰镇人民政府向第三人国网河北省电力公司邯郸峰峰矿区供电公司做出《关于对街儿庄村停电的函》,要求第三人对街儿庄村停止电力供应,其目的是配合区相关部门加快棚户区回迁房建设进度,该行为缺乏法律依据。因此,确认峰峰矿区峰峰镇人民政府通知第三人国网河北省电力有限公司邯郸市峰峰矿区供电公司对街儿庄村停电行为违法。

图片说明:拆迁现场出现警车及民警

2019年4月9日早6点,峰峰镇镇政府工作人员武某某、镇长石某某及村主任张某某召集政府工作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一千余人,并出动了救护车、消防车和警车等多种装备将辛寺庄村村民驱逐并戒严,多名警务人员手持盾牌和警棍,并直接用铲车和钩机撞开村民家门强行破门而入。在拆除过程中,镇长石某某带头冲进村民家中砸毁窗户家具并强行抓抢手机。多位村民因反抗抵制被多人一拥而上殴打,这其中还包含孕妇和过路行人。据了解,此次强拆先后打砸十五余户村民家,砸坏门窗家具一百多套。而这次事件也造成村民郑某某等六人及一名孕妇被打伤,两人住院治疗。而地方派出所民警当时就在现场。

在此期间,村民对邯郸市公安局及峰峰矿区公安局两级公安系统做出“申请财产保全”请求,但并未被认可。

“法律明确规定强拆现场不能有当地公安系统人员,但我们的现场却出现了多名警务人员和警车。这样的行为是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村民表示。

在此之后,当地村民又因保护庄稼与树木被片区派出所民警郝某某用催泪瓦斯喷射。2019年8月15日下午,几辆大型工程铲车开进村民农田,企图铲除庄稼和树木。现场村民多次向太安派出所报警均未果。无奈只能用身体阻拦铲车。太安派出所民警郝某某来到现场后不但没有勒令铲车司机停止破坏行为,反而推搡村民使用警用催泪瓦斯朝村民面部喷射,几位村民当场咳嗽不止,眼睛睁不开。

图片说明:10月4日出现在现场的派出所出警人员及社会人士

迄今为止,野蛮拆迁仍在继续。10月4日上午九时,村民郑某某的房子被两辆勾机和约两百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士偷拆,现场被封锁。屋内所有家具电器全部砸毁,一同出现在现场的还有四十多辆排费车。报警后太安派出所依然表示管不了。

判决结果村支书先知情

就在村民诉“城中村改造涉嫌违法”的案件审理期间,2019年5月16日下午,辛寺庄村村干部在本村微信群里发布消息称:村民的诉讼请求被邯郸市中级法院驳回。同时,该村干部还晒出了自己和区政府某领导的微信聊天记录。

蹊跷的是,村民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和市中法院办案法官王某某与书记员打电话询问案件进展情况,得到的答复均是不知情。

村民质疑,中院在做出驳回原告裁定还没有正式发布之前被告峰峰矿区政府就已经提前得知消息并将其四处散播。连主审法官都不知情。这荒唐的背后是疑似串通勾结,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何谈群众利益?!

先是土地被占失去基本收入,紧接着家园被毁无处栖身,寄希望于法律但却发现举步维艰。辛寺庄村和街儿庄村民面对这些年的悲惨遭遇,竟不知路在何方。